首页>

装修攻略>

家装瓦工月入万元 但仍躲不过“断代”

家装瓦工月入万元 但仍躲不过“断代”

发布:2019-12-12 20:42:59

进入9月份,家装行业进入旺季,月入万元对于很多瓦工来说很平常。虽然收入高,但瓦工还是很紧俏。在装修旺季,想请一个瓦工一般都要等少则三五天,多则一个多月。

近日,记者在长春装修市场采访时发现,一个瓦工的日工资已经突破500元,收入远超普通白领,而这样一个红火的职业却面临一个尴尬的难题:由于工作又脏又累,年轻人不愿意干,加上培养周期长,导致瓦工出现了“青黄不接”的断代状态。目前,瓦工的年纪普遍已在40岁以上,这一职业正在遭遇“后继无人”的考验。

现象:月入两万元 瓦工依然抢手

相比电工、木工等家装工人,瓦工往往比较难雇到。长春市民王先生的新房是2013年12月份开始装修的,在装修的时候,王先生找到的瓦工,时间已经排到了2014年2月末,而这还是因为冬天是装修的淡季。
一进入9月份,新楼盘陆续交工,新房装修市场需求也逐渐增加,瓦工张国双手里现在预定了四五个装修活,工期已经排到了两个多月之后。

“家装瓦工本来就不多,好的瓦工就更少,张国双就是一个非常好的瓦工了,他一个月挣两万元很正常。”常和张国双一起装修一套房子的电工小张对张国双评价很高,“咱们长春像他这样的好瓦工屈指可数。”也正是因为好瓦工少,才比较抢手,提前预定的装修活越来越多。

原因:工作又脏又累 整天灰头土脸

9月5日上午,瓦工张国双和妻子索淑兰在位于平泉路附近的一个高层小区贴地砖,再有一个下午的时间,这一户的工作就可以交工了。张国双撮了一锹和好的沙子,用抹子平整地铺在地面上;又舀了一壶调好的水泥,浇在了沙子上;随后,他起身将一块80厘米见方的地砖抬起,憋着一口气,弓着腰将地砖放到铺好的沙子上面,这块地砖足有30斤重。50多平方米的客厅,这样大的地砖就有60多块,每一块都是张国双自己搬。

瓦工的活一般都是两个人干,张国双的妻子索淑兰就是给张国双打打下手,和个水泥、撮点沙子、擦洗贴好的砖块。索淑兰一提起水泥就撇起了嘴,“水泥一动弹就是灰,带着口罩都不行,还特别闷得慌。”索淑兰和水泥都是慢慢地用锹从袋子里取水泥,即便这样小心翼翼,扬起的水泥灰仍有一人多高。索淑兰和张国双的头发上、脸上,甚至耳朵里,都是黑色、褐色、白色的灰。

切砖的时候粉尘飞扬更严重,门窗都开着屋里也是“白茫茫”的,这样的粉尘且不说对身体有多严重的危害,就是这满身的尘土,都让人“望尘”却步。

培养周期长 瓦工出现了“青黄不接”

切砖、吊线线、铺沙子、浇水泥、量水平……张国双有条不紊地进行着手头的活儿,地砖之间的接缝填嵌密实、平直、宽窄均匀、花纹搭配协调,连跃层楼梯 与地面的连接处都严丝合缝,孔洞尺寸规范,一丝毛茬都没有。
“瓦工看似体力活,很多都是干的‘巧活’。”张国双并不是给自己“戴高帽”,家装活必须细,还要有耐心,每两块砖之间如果贴得不平,就得起下来重贴,而且有的地砖本身质量就不好,表面都不是水平的,为了砖与砖之间平整,就要一块一块地试;厨房、卫生间贴在墙上的瓷砖贴起来更繁琐。有的瓦工常常干到一半就被业主“炒了”,原因就是贴的瓷砖不平整。

张国双当年学瓦工的时候跟师傅学了一年多,“30年前那时候都是小瓷砖,每家也就灶台贴半面墙,大部分还是砌墙的活多。现在的瓷砖越来越大,大的有一米见方的,越大的瓷砖越难铺,有的砖本身就‘瓢’,贴起来那才费劲呢。”

在各种职业等级的划分中,也有瓦工的一席之地,有少数技校设有瓦工培训课程,但更多的,还是以师傅带徒弟的古老方式,来培养更多的瓦工手艺人,除了必要的基本功外,通过实践来掌握更多的经验,是一个成手“瓦匠”的必经之路。

5年前张国双有一个徒弟,人比较笨,学了4年多才出徒,因为出徒以后活儿比较粗,总被业主挑出毛病来,就和工程队干起了工装,一样的劳动强度,不那么费心思。

由于学徒时间长、工作累,瓦工学徒期间也是挣工资的,虽然没有师傅挣得多,一天也有一两百块钱。“带徒弟得看看他是不是这块料,能不能吃得了这苦。”张国双只带过3个徒弟,其中一个还是自己的弟弟,也学了一年多才出徒。现如今,早就没有人主动要和张国双学瓦工了。

尴尬:拒绝子承父业 瓦工面临“断代”

砌隔断墙、做保温层、铺地砖,张国双夫妇在这个业主家干了10天,挣了7000元工钱。瓦工月入两万,学徒的时候也挣工资,但从业者却越来越少,这是为什么?张国双说,“年轻人谁愿意干这个,坐在网吧玩多好啊。”说到自己25岁的儿子,索淑兰说,“他爸死活不让儿子干,高中毕业学的汽车维修,现在在4S店修车呢。”儿子的工资远远没有父亲高,“他三四个月也赶不上我一个月的,那也不让他干瓦工。”张国双语气里的坚决就像是对瓦工的否定。

张国双就一个儿子,当父亲的最知道瓦工的苦和累,哪里舍得让儿子再走自己的路。“等修车学得差不多了,就给他开一个修配厂。”张国双觉得修车还是比瓦工有前途。现在长春市家装市场中的瓦工,大多来自农村,而这些瓦工的普遍年龄在40岁-60岁,年轻人可谓是“凤毛麟角”。“在长春我没听说有二三十岁的瓦工,年轻人可选择的职业很多,没必要非得干这行,哪像我年轻的时候。等我们这茬人干不动的时候,瓦工恐怕就没有几个了。”

专家:蓝领紧缺源于人口结构变化

“瓦工虽然都是技术活,但如果真心想学门槛并不高。年轻人不愿学,主要还是因为怕累、怕脏。”长春市就业局招工职业介绍处处长孙爽告诉记者,随着人口结构的变化,劳动力无限供给的局面不复存在,即使是从事简单劳动的劳动力,也会出现相对紧缺的局面。蓝领职业的收入逐步提高,像张国双这样月入两万,甚至出现某种程度的“补偿性上涨”,完全合情合理也顺理成章。

瓦工年龄出现断层,将来瓦工活靠谁来支撑呢?孙爽分析,改变职业教育现状,促进职业教育发展,增加相应的政策扶持,保证职业、技校招生,或能改善招工难的情况。